無法做主的結果

在這種seo資訊時代,竟有千百萬人覺得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,這聽起來似乎有點諷剌。顯然 通訊革命還是無法幫助人們克服與他人之間的疏離感,人們依然無法和自己的際遇緊密相連, 現代通訊甚至還可能使得這種狀況加劇。結果,蘇美島真的走到了 一個危險的境地,將成為「一個被害者的國度」,它的公民每天觀察與學到的,都讓他們覺得無力,而不是更有力量。在這種氛圍之下,難怪會有這麼多人拒絕為自己一手導演的後果負責。 一個旁觀者的國度,就不是參與者的國度。如果你只是坐在一旁,看著「你自己生命的比 賽」在你眼前開打,你就會像個觀眾一樣,在看台上搖旗吶喊,而沒有能力去影響它的結果。 要治療這種抑鬱的心境,就必須離開座位,走上球場參與比賽。你可以採取一個重要的步驟, 即擁抱完整的故事,做自己際遇的主人,無論你過去曾經遭遇過什麼樣的慘劇或歷史。無法做 到這點,你的未來將慘不忍睹。 美國航空太空總署在一九九〇年四月,將價值一 一十五億美元的哈伯太 空望遠鏡送上太空,好觀測遠方的星球與銀河,其解析度是過去的十倍。而在兩個月之後,發現在鏡面上有個根本的缺陷,而造成儀器的畫面不精。 去是一位參與哈伯計畫的科學家,他在回應這個價值一 一十五億美元的錯誤時說,如果 願意建立一個經費不高的觀測所來進行測試,就可以在好幾年前發現這個問題。另一位哈伯的 科學家愛德華,懷勒告訴《華爾街曰報》,八拒絕使用最精良的測試方 法,即「自動對準」,因為它所費不貲。還有人覺得,只要再加個一千萬元, 就可以避免這項錯誤的發生。天文學家羅傑,安吉,在亞歷桑納州的格拉罕山 建造了 一座大型的翻譯社,他將這個問題歸咎於^^:8人的管理出現了根本上的 問題,因為它沒有足夠的授權,讓參與的科學家負起監督望遠鏡的責任:「擁有決定權的人都 不是經驗豐富的望遠鏡製造者,而後者才是真正能夠體會情況可能如何出錯的人。」 自從發生了這項錯誤,花了幾百萬美元想找出原因,如今他們宣稱找到元兇,說 有個包商隱藏了原本可以及早暴露缺失的資訊,在八〇年代大多數時刻,那個包商的後台老闆 是柏金艾瑪公司。羅納,雷格比在柏金艾瑪負責刨 光鏡面的團隊,而他卻在一九九一 一年十月向《紐約時報》說不過是「想找個代罪盖 羊」。除了幾十億美元的研發與發射費用之外,還有幾百萬美元花在調查上,還得再花 上另外的十億美元來發射太空梭,為望遠鏡安裝矯正鏡片。 顯然從到哈伯的科學家或製造包商、技術顧問之間,如果有人能夠在哈伯望遠鏡 發射之前,便鼓起足夠的勇氣,做環境的主人,走出被害者循環,那麼科學家們便能夠開始享 機器人:找一顆心,承擔贵任 受當初設計與製造哈伯望遠鏡的成果。結果現在,數十億的花費已經付諸流水,而且還有數十 億要繼續投入其中。

Continue reading


極力追求成果與幸福

有些醫療保健組織,也在設法確認自己的顧客對服務感到滿意。《華爾街日報》有一則新 聞標題為〈讓病人滿意,應可值回票價〉,記者發現,有少數願意做自己際遇主人的醫院都有很好的成績:「醫院與管理台胞證公司說,醫療保健業已經進入負責任與刪節開支的時代,因此他們逐漸願意將病人的意見直接反映到利潤上。」以新澤西州李文斯頓市的聖巴拿巴斯醫學中心為例:「他們要求所有的病人為食物、院區清潔與醫護人員的禮貌打分數,利用一張問卷表作答,它同時還設計一種新式的合約書,將利潤和病人的滿意度連結起來……一些將特定服務項目外包的醫院包括聖巴拿巴斯、波士頓的福克納醫院、以及北海道羅徹斯特市的公園嶺醫院都是這種政策的先驅,而這種醫療策略很可能是九〇年代的主要營運策略:分擔風險。包含獎勵的合約已行之有年,病人的意見調查也一樣。但是『合夥關係』則會將一 一者正式結合,供應商的賭注也提高了 ,他們和醫院簽訂合約之後,有時候必須投資在最精良的儀器上。羅納,毛洛是聖巴拿巴斯醫院的總裁兼勃行長,他坦承這種『結合績效』的合約『是一種供應商的賭局』。但他附帶地說:『一旦我們成功,他們也就成功。』」對聖巴拿巴斯來說,做自己際遇的主人,要求分支組織與供應商也負起責任,這帶來的不僅是比較快樂的病人,還會有更合理的利潤。 不幸的是,有千百萬人雖極力追求成果與幸福,卻因為不願看到故事的兩面,不願為自己 的際遇「做主」,以至於無緣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。「聯合新聞」有一系列名為「我們更快樂了嗎?」的文章,作者是萊絲麗,德雷弗斯,文章說:「坊間關於『快樂』這個主題的書籍近年來增加了三倍,而心理治療業的規模也增加了兩倍多。午後盛行的脫口秀,對白之露骨令人難堪,巿面上更是琳琅滿目的靜心錄音帶與相親的錄影帶。人們花上幾百美元,走了幾千哩路,來到像伊沙蘭,人類潛能中心的創始人)這樣的修道場(在加州的8日)。然而,根據聯合新聞的民意調查顯示,嬰兒潮世代覺得自己對生活更不滿意,其比例比起前一代人高了四倍。專家估計,人們意志消沉的狀況,是一 一次大戰之前的十倍。」在這日漸複雜、變動不斷的世界裏,似乎有更多人覺得難以掌握自己的幸福。 就像《綠野仙蹤》裏的桃樂絲和她的朋友們,有許多人長途跋涉到了翡翠城,他們以為見 到了大法師,自己的所有問題就能夠迎刃而解。有太多時候,這些人都將自己的不快樂怪罪到 環境的混沌不明,讓自己完全無法掌控。他們不願看到完整的故事,做自己際遇的主人,而寧 可覺得自己無法透過自己的行動去改善問題,寧可屈從於各類影響與外力,讓它們「加諸」自 己身上,而不願反過來控制眼前的狀況。

Continue reading


負責任的人可以為自己的際遇做主

那麼,如果你想要建立擁有感,就必須找到一顆心,說出故事的兩面,將你的現狀和你過 去的行為與無為聯結在一起。這種觀點的轉變會要求你拋棄被害者的故事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 負責任的故事。然而,看到故事中的責任面,並承擔起責任,這並不表示你必須壓抑或將被害 的一面略而不計;只是表示你認清並且成為你的現狀的主人,你是參與而非被動地旁觀自己的 遭遇。 負責任的人可以為自己的際遇做主,他們可以看到任何故事的被害面與責任面,這通常就 表示你必須承認自己犯了某些錯誤。像商務中心的董事長艾科卡就是可以不斷進 步的人,這樣的人可以迅速承認自己的錯誤,因而能夠避免陷入被害者循環。艾科卡告訴《財 星雜誌》,他曾經犯過一個錯誤:「我的錯誤連連。例如,在停止製造之前,便將奧尼 和水平的車子移到另一個車廠,造成一億美元的損失,這就是錯誤的決策。有什 麼好辯的呢?我們犯了 一個價值一億美元的錯。」這種願意承擔責任的態度,以及承認錯誤的 勇氣,使得艾科卡能夠保住克萊斯勒免於破產,並使它成為一個傑出的設計公司。 在私人的層次上,想想《華爾街日報》上報導的有關「家庭貸款服務詐騙集團」的故事: 「如果你接到一封信,說為你負責貸款服務的公司已經換了 ,寄支票前要先確認一下。這有可能是一種詐騙的手法。德州的房屋貸款人最近就有這樣的遭遇。他們收到一封信,發信人自稱是 美國貸款銀行,它已經『取得你前一家貸款公司的經營權』。這封信要求收信人將未來的付款與 信件都寄到休士頓的一個郵政信箱裏。信上說該銀行是全美第五大貸款銀行,而執法單位卻 說,它根本就不存在。」羅伯.布雷特是明北海道聖保羅市貸款銀行的律師,他說,該公司的詐騙信件應該騙不了人,但是卻天天都有人上當。在水平線上的人會去調查一下狀況,而那些在水平線下的人,卻會假設大家都是光明正大的,不應該會有這種詐騙行為。前者是自己際遇的主人,後者則是自願成為被害人。 在南加大的商學院裏,商業行政教授理查,傑斯教了 一門有關服務經營的管理課程,他給了學生一個兩百五十美元的返款保證,說如果他們在學期終了對他的表現不滿意,可以要求退款。這個作法使他冒著一個極大的風險,因為在學術界裏,人們並不太強調責任感。傑斯想讓學生對他出色的服務心生敬佩,就像他們在課程裏學到的聯邦快遞和達美樂披薩,顧客可以預期自己付出的金錢值回票價。傑斯的一些同事對這項實驗所隱含的意義覺得憂心,我們卻佩服它是個承擔責任的範例。傑斯教授是他自己際遇的主人,如果他所有的學生都要求返款的話,他可能得付上一萬三千美元,即使如此,他還是願意冒這個險。然而,為了不讓自己為學生的學習成果付出太大的代價,他要求希望返款的人,必須在學期分數公布之前便提出請求。無論如何,如果傑斯在這個課堂上出了錯,或是無法滿足他的顧客,他願意付出代價。

Continue reading


創造更光明的未來

布萊恩假裝不知道或忘卻的一件事,就是他在前一個暑假打工時曾進行過的一場對話。當 時他和他的上司,也就是陽光撞球產品公司的行銷與業務副總比爾聊天。布萊恩問他為何來到 陽光公司,以及他預期未來的前景如何,比爾體己地對他談起他和山姆與戴夫所訂下的盟約, 說要在未來闖出一番天下。而當一年後,布萊恩聽見山姆提起一項類似的盟約時,他卻刻意忘 記那次的談話,或是編了個理由忽略了它。畢竟,這回他們的對象是布萊恩,這個傑出的孩 子。 布萊恩也沒留意到其他的線索。他在擔任行銷業務副總的第一 一個月,開著他新買的卡維車 ,吃了 一張超速的罰單,他讓高速公路警察看他的行車執照時,發覺那是以月租方式 登記的租車。這個線索應該可以讓布萊恩知道,他的老闆對他的事業並未給予長期的承諾。 恩保證,其間的差額不久就會以個人獎金的方式支付給他,因此布萊恩決定對這個差額視而不 見。他至少要在業務部門做個模範,讓整個團隊效法才是。 布萊恩何不要求一份書面的保證,上頭註明他的薪資與福利?朋友總該相信朋友,這是他 的決定。他在這麼做的同時,忘了自己在大學時代的一次慘痛教訓,當時他和一位哥兒們合 作,結果後者侵吞了三千美元的利潤,還說:「來告我啊。我們沒有任何書面的證明。」不幸 的是,布萊恩選擇不把那經驗應用在山姆和戴夫身上。 布萊恩逐漸明白,當他聽到山姆與戴夫賣了陽光撞球產品公司之時,便應該和摩根一同釐 清雙方的期望與承諾。然而,因為布萊恩不太認識摩根,自己有點膽怯,而決定先將問題擱在 一邊,希望情況會隨著時間而自動撫平。 因此,布萊恩對自己的命運有責任嗎?在許多方面來說都是有的。即使別人利用他,誤導 他,結局是,他透過客觀的自我檢驗,明白自己也該負一些責任。布萊恩對安迪告白,並仔細 思考過安迪的建議之後,終於能夠認可兩種觀點:被害的一方與負責任的個人。最後,布萊恩 終於能夠掌握自己的際遇,而創造更光明的未來。然而,在我們的經驗裏,能採取這個步驟, 讓自己更負責任的人並不多。 人們經常無法承擔責任,因為他們無法接受自己的故事中,該負起責任的部分。因此我們 在協談的過程裏,經常都會說一句老話:「每一個故事都有兩面。」被害者的一方只會強調其 中的一面,讓你以為情境產生的過程與你完全無關。在一個困難的情境裏,你很容易覺得「遭 遇到」或是「被害到」,好讓你自己「撇清關係」。但是當你「鎖入」一個單一的層面,你也將 故事的另一面「鎖在外頭」,而事實上,所有的事件都顯示,你目前面對的每一個狀況,其實自 己都有份。被害者的故事傾向於剔除所有需要自己負責的事證。

Continue reading


陰謀的犧牲品

布萊恩一語不發跳了起來,離開了辦公室。他走到車旁,甩開了門,爬進座位,衝出停車 場時,沿路留下了 一道冒煙的痕跡。在他回家的一個鐘頭車程裏,腦裏重新浮現自己曾經擁有 的好運道。想著自己不過是場陰謀的犧牲品,布萊恩想起許多椎心剌骨的問題,這些問題一 一 飛過腦際:我該如何告訴克莉絲蒂?我那些西北大學的朋友會怎麼想?更糟的是,我哥哥又會 怎麼想?布萊恩一臉陰鬱地回到家中。憤怒、迷惑、難堪,不斷翻騰著,他一再覺得自己被山 姆、戴夫和摩根所害。他怒火中燒,喃喃地說:「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。」 三年之後,這件事依然讓他忿憤不已。「所以,」他嘆了 一 口氣,為這個故事作結:「你 看到一個人怎麼被人家偷襲,而且偷襲你的人是你以為會為你的幸福著想的人。我不知道那個 躺在醫院裏的人在想到那個攻擊他的人時,心裏做何感想,但我敢打賭,如果那個人是他的朋 友,他會覺得更難受。」 最後,安迪發言了:「你說的沒錯,布萊恩,但是從你談到這則故事的方式,聽起來好像 你和整個結果都沒有任何關係。」 布萊恩皺起眉頭:「當然沒有關係呀!」 「但是,布萊恩,你是不是可以做點什麼事來避免這樣的命運呢?」 「是啊,首先,我可以到花旗集團去工作。嘿,這是什麼意思?我以為你是站在我這邊 「我是呀。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徹底談談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」 然後安迪試著幫助布萊恩想想自己當時可以採取什麼行動。兩人就這樣,在每天下班開車 回家的途中,持續了 一個星期的討論。布萊恩剛開始覺得不太舒服,後來他便開始期待這項討 論,因為這讓他有機會檢視自己的一些感覺,除了太太之外,他沒向任何人提起過。 漸漸地,布萊恩開始發覺,自己在看待這些事件之時,只是從被害者的觀點出發,而事實 上,另一種觀點依然存在。對任何想要脫離被害感的人來說,這種觀點相當重要。從被害者的 立場來看,某一個情境或許只有黑白之分,而從負責任的角度看來,則有許多中間的灰色地 帶。 例如,從負責任的角度看,布萊恩可以看到自己如何受到輕言的允諾所吸引,只想在一夕 之間成名致富。兩位合夥人的豪華座車與豪宅在那裏向他招手,或者只是布萊恩的想像。他想 到自己才從研究所畢業,便得到副總的榮銜,他的收入也幾乎高於同屆的每一個同學,他受到 這種意象的吸引而感到難以自己。站在被害者的立場,布萊恩是遭到偷襲,但從負責任的觀點 來看,或許會看到布萊恩太過貪婪,短視近利,不成熟而太過虛榮。布萊恩和安迪一同檢視以 下問題,讓布萊恩能夠採取一個比較負責任的態度: ,你假裝不明白什麼事? ,你可以有什麼不同的作為? ,你忽視了什麼線索或證據? ,你應該早點面對誰或什麼事? ,你從早先的經驗裏,可以學到什麼,好幫助你避免或將不良的後果減至最低? ,你自己的行為使你無法獲得想要的成果,你知道嗎? 有了安迪的幫助,布萊恩嘗試著回答這些問題,雖然過程有點痛苦,但是毫無意外地,他 開始面對一個自己選擇性地從意識裏拋開的自我。

Continue reading


找上了山姆與戴夫

七月一日,布萊恩開始上班,擔任陽光撞球產品公司的行銷與業務副總,前三個月,他覺 得一切都運作得十分順利。暑假在這家公司打工的經驗讓他可以很快適應新環境,他輕鬆地掌 握了自己的新工作。他的手下都達成了業績目標,他知道自己入對了行。他和克莉絲蒂甚至打 算買個新房子,那麼他們就可以搬離哥哥家,自從他們來到南加州,便暫住在那裏。 到了十月八日,突然來了個青天霹靂。那天他去上班時,聽見公司裏謠傳著,公司已經被 賣給別人。布萊恩大吃一驚,於是找上了山姆與戴夫,而他們卻只是淡淡地說道:「商場上就 是這樣的,孩子。你的下一刻永遠無法預料!」他們繼續向布萊恩保證,他的工作安穩得很, 並暗示在不久的將來,他們將可能給他另一個「畢生難得的機會」。 接下來的幾個月,布萊恩悲傷地看著業績垂直滑落。很不幸地,布萊恩的一些最頂尖的業 務員就是沒有表現。幾個星期的欲振乏力之後,他找來兩個業績衰返最多的業務員。三人一起 坐在布萊恩的辦公室裏,唐是兩人之中比較直率的一個,他坦承道:「布萊恩,我們得老實 說,合併公司的新總裁對你沒什麼信心。他在兩個月以前來找我們兩人,說我們如果直接把業 績交給他,而不透過你,我們的獎金會比較高。我們能怎麼辦呢?」布萊恩了無心緒地謝了 唐,接著便立即致電新總裁,摩根在幾哩外的辦公室裏,布萊恩要求見面。「當然,」摩根 說,「明天早上十點。」 第一 一天布萊恩走進總裁辦公室,直截了當地說:「摩根,你是不是告訴我的一些業務員, 說他們如果直接將業績交給你,獎金會高一點?」 摩根鎮定如常,絲毫不感到意外。他低聲輕笑著:「是啊,沒錯。你知道,我挺喜歡你 的,但是你才剛從研究所畢業,我實在沒辦法把公司的行銷和業務部門交給一個新手。我對這 個公司必須有所掌握才行,因為我要它好好走下去。不過,嘿,這裏還是有個位置給你。我很 高興你來了這一趟,我一直想要和你談談你的未來。」 布萊恩即刻反擊:「我早知道了我的未來。我不幹了 。你只要償付欠我的八千五百美元業 績獎金就好。」 摩根的表情終於因皺眉而稍有扭曲:「等等,布萊恩。這有一大部分的錢都是屬於個人的 業績獎金,而據我所知,這些業績都屬於公司所有。行銷與業務副總是不應該拿這些獎金的。 我們只欠你五千五百美元。」

Continue reading


談一個很棒的機會

「你覺得這種事情可能發生在你身上嗎?」安迪問。 布萊恩琢磨片刻之後說:「它是曾經發生在我身上。」 「你少來了!」 「嗯,或許不是你想像的那樣,但我的確曾經遭到偷襲。」 「說來聽聽。I 面談,而且幾乎已經決定要到花旗集團去上班,因為它的待遇看起來相當優厚。由於時序已經 是五月初,布萊恩的許多同學都已經找好工作,他開始覺得有點心急。 出人意外的是,布萊恩接到南加州的一家撞球用品經銷商的電話,該公司的年營業額高達 一千五百萬美元,前一年暑假他曾在那裏打工。陽光撞球產品公司的兩位創辦人山姆和戴夫出 身南加州,和布萊恩的哥哥是好朋友,他的哥哥目前在安奈罕广當醫生。現在,電話 上這兩個人催促布萊恩飛過去,「談一個很棒的機會。」布萊恩告訴他們,如果花旗集團錄用 他,他就想接受那份工作,但他們還是堅持布萊恩該來走一趟,帶著太太克莉絲蒂一起,他們 負責所有的費用,看看布萊恩是否可能改變主意。布萊恩被他們一個勁兒的邀約所打動,因此 他決定聽聽無妨。 幾天之後,布萊恩和克莉絲蒂在洛杉磯國際機場和這兩位合夥人見面,他們開車帶著一行 人到了帕洛斯維德的一棟豪宅。布萊恩和克莉絲蒂如果覺得賓士五百不算什 麼,這棟毫宅真的夠他們驚訝了: 一棟悠閒的西班牙農莊式大宅院,四面是花木繁茂的庭園, 俯瞰著太平洋。更有甚者,兩位合夥人的妻子豐豐盛盛辦了 一桌,桌上擺滿了骨董瓷器與銀製 餐具。 酒足飯飽之後,山姆與戴夫邀布萊恩到月光下的懸崖邊散步,此間他傾聽著一個堅定的聲 音,告訴他為何應該要加入陽光撞球產品公司,擔任行銷與業務副總。起薪和稱得上豪華的福 利,包括立即的股票選擇權與任他選購的配車,都讓他如痴如醉。但是最讓他著迷的是,剛剛 從研究所畢業的布萊恩,竟然會有三十名手下。山姆在喊價完畢之後,便將手搭在布萊恩肩上 說:「布萊恩,我們有一個夢想,我們三個人可以一起打拼,打造一個了不起的企業,讓大家 都變成富豪。你擁有我們需要的才能。這是畢生難得的機會。」 第一 一天布萊恩和克莉絲蒂飛回芝加哥,想著自己怎麼可能拒絕這樣的條件。布萊恩尤其感 到心動的是,他想到同學們聽到自己的薪水時,臉上會有什麼樣的表情。霎時間,花旗集團比 較起來已經成為一種模糊的遠景。同一天稍後,布萊恩便打電話給山姆,表示他接受了這份工 作。

Continue reading


短期的時間架構

有太多的情況卻是,經理人的薪資和表現之間的「擁有鴻溝」似乎正在拉大,這個 問題是日益增加的股東們強力抨擊的。根據《華爾街日報》:「有人說,公司的頭頭都在跑 路。一些企業巨人,像是通用汽車和18:5 〔即使在公司已經搖搖欲墜的情況下,執行長們的 薪資與紅利還是高得離譜)都給人一種印象,日漸猖獗的股東們都讓高階主管覺得心驚膽顫, 的盈餘平平,雖然多頭市場將一般公司的股票市值都變為三倍,它的股價還是停留在大約一九 八一 一年的水準。然而,凱利,威廉斯始終都是執行長,甚至還坐上董事長 的位置。他似乎穩居其位,董事會也沒給他任何迫切的壓力,而且他說情況正應該是如此。他 說,如果凡事屈從於股東,『你會被短期的時間架構綁得死死的,』他說,『這不利於科技的 發展,對國家和經濟也有不良的影響。』」威廉斯所言並非全然謬誤,但還是有些不盡正確之 處:任何執行長、董事、或高階主管都不應該拿長期的資金,來掩飾策略上的錯誤,避開應負 的責任,雖然這種資金可說是耐性十足。畢竟,像這種對成果不負責任的態度,只會腐蝕掉企 業的競爭力。 無論你眼前的景況如何,一旦你開始正視現實,就必須採取下一個步驟:承擔責任。所有 過去與目前的行為都會影響到你,唯有擔負起所有的責任,你的未來才會有所改善。 採取走到水平線上的第I I個步驟 我們在夏威夷的一位客戶曾經安排過一場全國性的業務會議,我們經歷了 一次畢生難忘的 經驗,而體會到擁有感的問題。該會議長達一個星期,而我們的演講是安排在第三天,因此我 們有時間觀察業務代表的互動情形。奇特的是,在中場休息時,我們在島上四處閒盪時,卻看 見人們開著車在崎嶇不平的熔岩層上,這樣車子可吃不消。「這些人絕對是業務員,」我們開 玩笑說:「他們不可能是車主。」稍後我們在會議中開始討論這個「承擔責任」的態度,我們 舉出那些自助旅行者的例子,他們將租車開在熔岩層上,顯示出一種「非擁有者」的態度。他 們以尷瓰的笑聲回應,讓他們自己洩了底,不過也讓我們更確認了 一個重點:「做自己際遇的 主人,是沒有例外的。」 有太多時候,人們都覺得不愉快的遭遇是自己被陷害的結果;然而當他們覺得春風得意 時,又傾向於認為是自己的功勞。無論你的情況如何,你都是它的主人。如果你選擇性地承擔 某些情況的責任,又很「便宜行事」地因為其他狀況而否定自己的責任,那麼你就無法走上負 起責任的歩驟。選擇性的認知會使人們不願承認自己的際遇其實出於己意,只會讓他們陷入被 害者循環的泥淖,如下是一則使用假名的真實故事,它就可以闡明這點。 有天早上,布萊恩和安迪同車去上班,收音機的新聞報導,有個現年一 一十五歲的男子因遭 到背後襲擊,而被送進當地的醫院,目前依然昏迷中。

Continue reading


趨勢對營收有益

在同一期的《時代雜誌》上,有另一篇文章名為〈可棄式勞工〉。該 文指出美國對臨時工的依賴日深,這種趨勢粉碎了傳統的員工忠誠度,以及對工作的投入: 「如今美國最大的私人雇主已經沒有煙&或輸送帶或大卡車,沒有金屬對金屬碰撞的聲響,沒有 鉚釘或塑膠或鋼鐵。就某個層面來說,它不事生產。但是我們也可以說,它幾乎無所不能。萬 通用汽車和182這類巨獸般的組織,都在努力以薪資縮水的方式「瘦身」,而在威斯康辛 州密爾瓦基地區的萬寶華公司,就正好為它們填補了這些空缺,因為它們還是需要身體與大腦 來完成公司的目標。美國已經進入一個新的時代,即自由業經濟,兼職人 員、臨時工和獨立包商正在增加,而傳統的全職工作人員正在萎縮。這篇文章說:「美國勞工 之中,有三分之一已經加入這支影子部隊,來執行美國的商務。他們的人數增加之迅速,預期 在本世紀末將超過全職員工。」這個趨勢對營收或許有益,但就長期而言,它可能使得工作同 仁間的關係淡薄,產品的品質和顧客滿意度也會下降,因為員工不會有榮譽感。這些「臨時工」 對他們工作的長期貢獻,會比得上全職的員工嗎?他們會願意超越自己的工作說明書,以取得 更好的成績嗎?或者,他們會利用工作說明書,好為自己的績效不佳辯解?如果組織只想要 「租用」他們的服務,卻要求他們要「承擔」這份工作的一切後果,他們會不會感到不公平? 羅伯,史恩是美國科技的前任財務長,這篇文章引述他的 說法:「『萬年企業』的時代已經走到終點了 。人們得去創造自己的生活、自己的事業和自己的 成就。有些人在這個新世界裏也許會大呼不平,痛苦不堪,但這裏只有一個訊息:現在你必須 自力更生,自求多福。」在這種自由業經濟裏,你必須承擔自己的一切,無論你是在一個陌生 的組織裏,擔任一個星期的臨時工,或是因為你想強化自己的事業根基,而在一個位置上待個 幾年,或是在自己的公司裏待一輩子,這種經濟體都將使每一個美國人的生活更形艱難。 在今年《財星雜誌》的「最受尊敬的公司」中,記者指出,在 這些最受尊敬的公司裏,員工的參與是它們的共同點,其中包括員工的擁有感與 責任感:「大多數最受尊敬的公司對員工都會特別禮遇,這是他們公司飛黃騰達的原因。羅 伯,哈斯是李維,史特勞斯公司的執行長,他認為要 經營一個壯大的公司,員工的參與感和滿意度是不可或缺的要素。他說:『你必須創造一種環 境,讓公司裏的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公司的代表。你的人必須知道自己代表的是什麼,有心 讓每一筆交易都圓滿達成,否則你將寸歩難行。』」《財星》以一個例子來形容李維公司員工所 感覺到的擁有感。那是在新墨西哥州亞市的廠房所發生的事件,當地的 工人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,於是和當地的職員合作,將李維每年都必須送到棄置場的幾百萬磅 丹寧布碎片重新回收。工人向李維的總部報告這個構想,並取得核可。今天,所有李維公司的 紙張都是藍色的,而且都是用回收的丹寧布碎片製成。結果,公司的紙張費用少了十八兇,而 且疏解了當地棄置場不少的壓力。這就是擁有感!

Continue reading


準備往下個步驟前進

奧茲的獅子象徵負責任的第一個層面:凝聚勇氣,正視現實。然而,桃樂絲必須認清負責 II獅子:凝聚劳氣’正視現實 路的旅程之中,學會了愛她的同伴,並珍惜他們的每一項特質。最後她終於有能力結合自己與 同伴在途中所學,以及從同伴身上認識到的一切,而脫離原有的無力感,將自己提升到水平線 上,獲得自己想要的成果。在下一章裏,你會看到機器人代表著承擔責任的心,在過程中,你 將學會如何培養勇氣,承擔責任。要記得,想要在自己的旅程中表現良好,你會需要奧茲夥伴 在旅途中所體認到的一切。 「如果你們沒來,我可能會一輩子站在這裏,」 他說:「所以,你們可以說是救了我一命。你們怎麼 會來到這裏呢?」 「我們正要前往翁翠城,去見奥茲大法師,」她 回道:「我們還在你的茅屋裏過夜呢。」 「你們為什麼要見奥茲呢?」他問。 「我要他送我回堪薩斯;稻草人要向他要一點智 慧。」她回道。 機器人沉吟了好一會。 然後他說: 「妳想奥茲會給我一顆心嗎?」 「我猜應該會吧。」桃樂絲答道。 有太多人在面對自己的困境時,都失去了心,而這種無心的情況已經開始腐蝕企業的競爭 力。最近的《時代雜誌》有篇文章:〈美國的臨時勞工:當穩定的工作消失,美國人被迫進入 一個脆弱而巩心怖的新秩序〉文中提出一項引人矚目的警訊, 「這是工作上的新玄學。工作可以帶著走,勞工可以順手抛。知識經濟的崛起代表著一種改變, 目前的大型經濟體疊床架屋,行動遲緩,但在不到一 一十年之後,我們的經濟體將會轉換成無數 個散布各處的小型經濟中心,有些甚至變成一人公司。在這新經濟裏,地理區隔不再,高速公 路也是電子式的。就連華爾街都沒有理由再局限於華爾街。公司成為一種概念,而且在它們抽 象化之後,變得極無人性。工作幾乎和電子一樣容易消失無蹤。美國經濟成為好消息和壞消息 組成的迷陣,端視你的觀點如何。美國銀行在兩年的獲利創新高之後,最近宣布有千萬名員工 都要成為兼職人員,福利少得可憐。在一些景氣復甦的統計數字背後,暗藏著多少壓力與疾 苦。」

Continue reading